波尼

Did you dream you had a friend?Someone to last your whole life?


我特别喜欢这一张照片。


Sherlock在分析案子,John一边吃饭一边听。

感觉他们俩大部分相处的时间都是这样的,感觉他们就是对方的全世界。


不需要什么吻,不需要什么拥抱,不需要什么情话,一个眼神就可以了。我总是觉得他们互相注视可以维持一个世纪,静静地、默默地、含情脉脉地。


但是吧,每一句对白都藏着看不到的情意。



“ And only a fool argues with his doctor . ”


“ I don’t have friends , I’ve just got one . ” 


“ ...

8 137

基吧(Gay Bar)

二月十九日 阴天

夏洛克,该死的,可恶可恶可恶。我想不到有什么案子是要去酒吧调查,而且是个基吧。他下午回来的时候抛下一句「晚上有案子。」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,我还以为有什么刺激的案子,心里期待了一个下午。谁知道原来是去基吧,该死的!

八点的时候夏洛克从卧室出来,他还是穿着黑色的大衣,但是气味怪怪的。他喷了香水,我早该猜到的。古龙水,而且是柑橘味,不得不说还挺香的。我第一次觉得柑橘比紫香丁更好闻。我没有问太多,但是事实上我想不通为什么夏洛克要喷香水。直到我们去到酒吧,我才发现不对劲 —— 都是男人。

「将就一下,约翰。」我记得他是这样说的。案子永远都是最重要的,嗯嗯嗯。我妥...

13 58

你跟了我多久?

发布了长文章:你跟了我多久?

点击查看


4 43

珍公主和夏里尔王子

谢谢点梗:@风软一江酒 

(之前发的时候忘记加标签了ಠ_ಠ)

「去睡觉,萝丝。」刚从浴室出来的夏洛克拍拍小萝丝的头顶,带着她走上约翰的房间。约翰在上班,哈德森太太去了意大利,茉莉也没空,就剩下他一个人照顾萝丝了。

萝丝费了点力气才爬上床,自个摊开被子乖乖地躺下。夏洛克微笑着帮她盖好被子,正想要关灯离去卻被萝丝扯住了衣角。「我想要听故事。」萝丝睁着大大的蓝眼睛,跟宝石般晶莹剔透。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坐回了床边,他答应了约翰要好好照顾萝丝。

「你想要听什么故事?」夏洛克问。

「公主与王子!」萝丝咧嘴而笑。

夏洛克皱起眉头,他不觉得他知道任何公主与王子的故事,或者他早就删掉了。但是还有另一个法子,「珍公...

9 39
 
1 / 6

© 波尼 | Powered by LOFTER